困境与出路:调查性报道的的跨媒体复兴
来源:金羊网 作者:付雨桃 时间:2022-04-15 17:12

2021年6月,普利策新闻奖名单出炉,《波士顿环球报》因其揭露了美国各州政府未能提供有关危险卡车司机资讯的系统性疏失而获得普利策调查报道奖。一直以来调查性报道都被誉为是新闻业的良心,有关水门事件、伊朗门事件的报道表明,调查性报道对于揭露社会丑闻现象,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有积极作用。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调查性报道正面临诸如新闻从业人员出走、受众流失,投入与产出脱节等问题,如何应对行业困境,促进调查性报道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发展成为亟待探讨的问题。本文将从困境和出路两方面入手,浅谈国外调查性报道的创新性尝试。

调查性报道又被叫做“揭丑”报道,是西方报刊上一种用来揭露社会黑暗面的特殊报道形式。自从20世纪初“揭发者”一词首次出现以来,调查性报道就一直非常流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将其定义为:“旨在曝光不为人知的重大社会问题的新闻形式,这些社会问题或是被位高权重之人刻意隐藏,或是淹没在错综复杂的背景和事实之中,需要调查记者通过挖掘隐秘信息、综合利用公开资料加以揭露批判。”

调查性报道具有极其重要的社会意义。它剑指社会、企业的阴暗面,揭露犯罪分子想要隐匿的秘密,为社会的公平正义负责。2012年一项调查针对腐败和贿赂问题向全球30个国家的商人进行访谈,介绍了包括国际协议、国家法律以及企业和民间倡议等打击腐败的方法,但受访者始终选择调查性报道作为唯一的最佳工具,接受调查的商界人士普遍肯定调查性报道在反腐败斗争中发挥的作用。

2016年9月,时任美国曼哈顿最高检察官的普利特·巴拉拉也肯定了调查性报道的社会价值。他认为检察官和监察人员所做的许多伟大工作都来自于记者所做的工作,调查性报道有助于他在纽约发起对投标操纵和腐败的起诉,他甚至呼吁社会资助调查新闻业,因为这一笔花销物超所值,于公众有益。

一、调查性报道面临的困境

近年来,随着数字革命的不断深入,传统报业在面临“寒冬”的同时,调查性报道也正面临着从业人员出走、受众流失以及投入与产出脱节等问题。

(一)报业寒冬:新闻从业人员出走

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和新媒体的崛起,传统媒体遭受巨大冲击,而依托于纸媒成长起来的调查性报道也难以幸免于难。根据一项调查显示,尽管75%的新闻编辑室表示他们做调查性报道,但拥有专职调查性单位的机构比例只有25%,而仅有2%的报道被贴上了调查标签。这种情况在数字和信息时代背景下变得更为严峻。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从2001年1月到2016年9月,报纸出版行业失去了超过一半的就业机会,从业人数从41.2万人锐减至17.4万人。

与此同时,新闻行业的不景气也导致许多记者转而从事公共关系工作。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公共关系领域在就业和薪酬增长方面都超过了新闻业,2013年公关专家的年收入中位数为54940美元,而记者的年收入仅为35600美元,新闻记者出走公关领域成为普遍趋势,人才的流失使得调查性报道“捉襟见肘”。

(二)受众流失:碎片化阅读挤占深度报道生存空间

碎片化阅读是受众在新媒体时代下对于网络信息的一种阅读方式。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平板、电脑成为受众用以接触内容的终端设备,受制于“小屏幕”的物理特性,受众逐渐养成了与传统媒体时代讲求逻辑的深阅读背道而驰的碎片化习惯,而这种阅读习惯又促进了新闻信息生产的碎片化。流量分析公司一项研究显示,绝大多数读者在网上阅读时,所读长度基本少于半篇,甚至有10%的用户根本没有翻页,这从侧面展现了长篇报道在互联网上的某些传播困境。再加上近年来,短视频、直播等新兴传播形式的兴起,受众的注意力被进一步分散。仅以中国为例,根据CNNIC的第48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9.44亿,占网民整体的93.4%,短视频用户规模为8.88亿,占网民整体的87.8%。而放眼世界,短视频的使用人数也在上升,由此加深的碎片化阅读习惯,也可能进一步地压缩长篇报道的生存空间。

(三)营收压力:投入与产出脱节

调查性报道的成本是新闻机构决定不进行调查的主要原因之一。调查性报道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昂贵、费时、低效的新闻形式。英国广播公司认为:“调查可能需要数月,或是数年才能取得成果,这在时间成本上是昂贵的”。专注于调查性报道的非营利性新闻媒体ProPublica的一篇关于醋氨酚危险性的调查文章耗时两年,调查费用甚至高达750000美元;而根据《琼斯母亲》的一份报告,一名调查记者耗时四个月撰写了一份35000字的报告用以揭露私人监狱中的腐败现象,其制作成本高达350000美元,而最终只带来了5000美元的广告收益。在新闻业广告和发行量下降的背景下,调查性报道这种“性价比”不高的报道形式开始变得不那么受欢迎,报纸和数字媒体开始关注花费更少时间和金钱制作的较短文章,记者们也逐渐面临撰写更多能获取点击量报道的压力。与此同时,调查性报道还存在较高的法律风险,这进一步加剧了其生存危机。

二、播客促进调查性报道的跨媒体复兴



在这种充满挑战的环境中,播客正成为一种给调查性报道带来光明的媒介载体。2020年是播客大火的一年,在广告收入不断下滑、传统印刷和广播模式前景堪忧的时代,播客的听众人数和收入却在逆势增长:2020年5月,苹果播客将业务拓展至阿富汗、赞比亚等国;美国播客巨头——国家公共广播电台从播客中获得的收入更是超过传统广播业务。根据一份报告,截至2021年,41%的12岁或以上美国人在过去一个月内收听了播客,高于2020年的37%和2008年的9%。

美国播客听众数据增长趋势

图片来源:https://www.pewresearch.org/journalism/fact-sheet/audio-and-podcasting/

由于受众对犯罪类作品的喜爱,调查已经成为播客的主要内容。在调查性播客中,主持人往往扮演侦探的角色,带领听众拨开迷雾解开谜团,这其中也伴随着对权力滥用、环境恶化等问题的关注。2020年5月,美国公共媒体播客《黑暗中》第二季关注了一起黑人男子因同一罪行被起诉6次的不公正待遇案件。在该播客的推动下,2019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因白人检察官在遴选陪审团过程中存在种族歧视等原因,推翻了弗劳尔斯2010年的定罪。由于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方面发挥了突出贡献,《黑暗中》播客也因此获得了“广播界的普利策新闻奖”皮博迪奖。

弗劳尔斯获得保释

图片来源:https://www.apmreports.org/episode/2019/12/16/curtis-flowers-bail

调查性播客的鼻祖Reveal的工作人员曾说:“人们总说阅读调查新闻就像吃西蓝花。你知道它对你有好处,但它的味道不一定很好。但我们认为调查性播客就像西蓝花天妇罗,因为它对你有好处,也很好吃。”国外调查性播客的流行表明,长篇报道中的现实元素和播客的娱乐元素结合正在擦出令人着迷的火花。

(一)打破场景束缚,增加双方信任

记者梅格·道尔顿在《哥伦比亚新闻评论》中提到,“调查已成为播客的主要内容,其提供的亲密感和灵活性电视纪录片无法比拟。”在调查性播客中,听众不仅能听到真实的声音,还能听到这些声音背后的情感,而这些可能会在页面或屏幕上丢失或被分散的。非营利性平台公共广播交流的首席内容官说:“耳朵是真理的伟大辨别者。”因为有时候眼睛往往是带有偏见的。

同时,在进行新闻采访时,调查性播客抛摒弃了摄像机、灯光等设备束缚,同时又没有场所限制,采访双方可以在任何地方以聊天的形式进行,这种不具有侵入性的报道方式,意味着播客可以得到更多信任,从而挖掘更深层次的内容。2020年2月,播客巨头Stitcher与意大利调查报告项目(IRPI)合作共同推出了调查性播客《已核实》(Verified),讲述了意大利警察在沙发旅行网发起免费入住邀请,然后趁人不备迷奸女客人,最终被14名受害者犯绳之以法的故事。该播客综合运用当事人的讲述、恰如其分的音效再加上引人入胜的旁白解说,揭示了共享经济下的信任问题与隐藏“危机”。而此前,密歇根广播电台和国家公共广播推出的系列播客《相信》,讲述了美国体操医生拉里·纳萨尔模糊性侵和合法医疗之间的界限,利用职位之便对至少265名妇女和女孩进行性侵犯的丑闻。该调查性播客通过抽丝剥茧式的叙事方式以及大量证人证言的融入,揭露了隐藏在“合理”医疗面纱下的违法行为。

数百名妇女和女孩讲述遭受拉里·纳萨尔的性虐待

图片来源:https://www.npr.org/2018/12/07/674525176/larry-nassars-survivors-speak-and-finally-the-world-listens-and-believes

(二)创新互动工具,建立紧密联系

作为调查性播客的鼻祖,Reveal从2017年开始探索与听众建立深层互动的方法。在与斯坦福大学进行了为期10个月的合作后,Reveal开发了一款短信服务工具——Amplify,听众只需向其发送特定关键词,即可获取与播客内容相关的照片、视频、文件等额外信息。与单方面向用户推送内容相比,Amplify使用户的收听体验变得更具探索性,它使单调的收听过程变得像自己在调查新闻一样,极大地增加了听众的参与感。  

此外Amplify的出现,也能帮助平台与听众建立更加紧密的关系。Reveal的工作人员表示,很多听众收到内容后会习惯性地给平台发短信,分享自己的自拍、收听时间、地点及心情等,积极参与到话题互动中。2018年2月,Reveal推出关注美国住房歧视和贷款差异的调查性播客,该调查分析了3000多万份政府抵押贷款记录后发现,在美国的61个地区,与白人相比有色人种在申请常规住房贷款时更可能遭到拒绝。当剧集快要结束时,Reveal向听众发起了“贷款时是否遇到困难”的提问,大约有1500人参与互动。

(三)数据技术加持,增加内容可听化

如果调查性报道要生存下去,它还必须找到利用资源的创新方式。传播学学者詹姆斯·汉密尔顿估计,新闻编辑室的调查费用高达30万美元,而许多新闻编辑室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支付这些费用,但数据新闻可以改变这一点。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与当地的新闻编辑室合作,开发技术和数据驱动工具,帮助记者进行高质量的公共事务报道,收集政府记录等数据,并将这些信息转换成记者可以分析的数据集,储存在斯坦福图书馆的数字存储库中,记者们根据使用指南,即可阅读数据。目前已有新闻媒体将数据新闻融入到调查性报道中,如罗斯林利用信息图表帮助公众形象化世界贫困、英国广播公司财务时代利用数据新闻帮助他们进行预算互动。

调查性播客网站Reveal也将数据新闻运用到了播客中,进而增加内容的可听性。以该播客网站推出的《俄克拉荷马州的地震频率》为例,该作品尝试回答俄克拉荷马州的地震频率变快现状及原因,创作者迈克尔·科里从北加州地震数据中心收集了过去十年的地震数据,通过对地震时间、震级还有震源深度等信息的分析,以音频的形式呈现出了近十年来该州的地震频率:每一个音符都代表一次地震,震级越高,音调越低,音量越高。可听化的内容呈现让受众以倾听的方式感受到了地震活跃度的变化,具有震撼人心的效果。除此之外,Reveal还策划了奥兰多枪击案遇害者声音纪念馆、美墨边境墙报道《墙》(The wall)等可听化报道,一举获得2017年全美网络新闻奖作品“音频数字叙事卓越奖”。

image.png

俄克拉荷马州的地震频率

图片来源:https://soundcloud.com/thisisreveal/the-oklahoma-shakes

结语

国外的专业播客制作人和记者进行了与传统印刷和电视记者相同的深度研究,创造了一种调查性的混合体——调查性播客,这种将播客娱乐性和调查性报道专业性相结合的方式,为调查性报道的跨媒体复兴提供了新的可能。从增加双方信任感到加强用户与平台的紧密联系,再到从技术层面增强内容的可听性,都体现了国外调查性播客发展过程中的小巧思,希望为国内调查性报道和播客的发展提供借鉴。

本文编辑:唐佳梅

作者简介:付雨桃,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20级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生